作為中國商海中的一支古老戰艦,潮商曾有過兩次發展高潮;而自上世紀末起沉寂十幾年之後,目前意欲再興狂瀾。近日,首屆潮商大會在廣東汕頭舉行,海內外潮汕籍巨賈首次匯聚大本營,共議再次振興大計。
  
  
潮商的代表人物,從世界華人首富李嘉誠,到內地富豪翹楚黃光裕,再到“福布斯”海外華人100強中的19位潮汕商人,每一個創業故事都演繹著“潮汕人會做生意”的現代神話。
  
  
金鳳花開,海風撲面。立夏時節的廣東汕頭,熱潮湧動。
  
  
6月18日,劉藝良、陳偉南、黃光裕等一批享譽海內外的潮汕籍“巨賈”,相擁走進汕頭帝豪大酒店。群商畢至,“潮語”聲聲。來自加拿大、澳大利亞、泰國、港澳地區、國內外及本土潮汕籍商人集體亮相,拉開了“首屆潮商大會”帷幕。
  
  
幾乎同一時間,兩位堪稱當代潮商的重量級人物 李嘉誠、黃光裕,操用幾乎同樣的手法逐動資本狂飆急流:“長實”在6月20日至22日3天時間,斥資2個多億擴增300多萬股;6月19日,“國美”在汕頭市林百欣國際會議中心6樓完成與“愛多”的合盟,以51%的股權份額迅速入主“愛多”。
  
  
一切都讓市場來不及仔細揣摩。近千名海內外潮汕籍商人在汕頭共同舉起酒杯的時候,國際商業舞台中最具實力的一支戰隊 潮商,在沉寂十幾年之後,似乎已經波濤再起,“潮”勢洶湧。
  
  


匯聚大本營:藉交流平台謀資源整合
  
  
李嘉誠、黃光裕,作為潮商的代表人物,無一不向世人展示著一個又一個成功商人的傳奇故事;潮商大本營 廣東汕頭,其商業故事更早已被偉大的思想家恩格斯寫入歷史史卷,被標注于大英帝國博物館珍藏的地圖上。
  
  
何謂潮商?全國政協常務委員、潮汕籍著名經濟學家蕭灼基對筆者如此定義:“即分布於海內外的潮汕籍商人。狹義潮汕是指分治後的汕頭、潮州和揭陽三地;廣義潮汕還包括汕尾等韓江流域地區。”
  
  
“有潮水的地方就有潮商,潮商是一支具有世界性的商業群落。”6月20日,中共汕頭市委書記林木聲接受筆者採訪時如是表述,“僅汕頭一地,500萬人口,就有350萬海外華僑,遍布40多個國家和地區。”
  
  
據《周府》記載:“潮民力稼穡,收果木、蔗糖及魚鹽之利,經商不出布帛、米粟之門。”寥寥數語,盡顯昔時潮汕之商業繁華。
  
  

時至今日,“汕頭港口地位與台灣高雄齊名,綜合實力也在加強,獲得首批投資硬環境40強。”汕頭市人民政府副市長歐陽志鴻告訴筆者,“目前,汕頭已成為全國沿海主樞紐港之一,與世界57個國家(地區)268個港口有貨運來往,作為潮商大本營,汕頭走上了工業強市之路。”
  
  
“在香港上市企業中,潮商企業就佔三分之一;國內首富的排行榜前10名中就有兩名是潮汕人,國美電器、合生創展、‘撲克大王’等名字,更令潮汕人耳熟能詳;不過,與‘潮汕人會做生意’的普遍共識不同的是,潮汕人的低調讓這個掌握著眾多行業經濟大權的群體尤為神秘。”汕頭市總商會會長鄭定平告訴筆者。
  
  
“這些都是我們的寶貴資源,但是,一直沒很好整合。首屆潮汕大會,就是要提供這樣一個平台,讓海內外潮商能找到一個交流商機的天地。” 鄭定平補充。
  
  
回到故鄉的知名學者蕭灼基告訴筆者:“汕頭中小企業居多,應該聯合,成為一個艦隊;應該把汕頭定為潮商基地,並配套服務體系,像會計師事務所、律師事務所等,政府應該給政策,並加強文化體系培訓,這樣,商潮雄威新時期就會到來。”
  
  

廣東省委副書記蔡東士對筆者說:“潮汕地區是著名的僑鄉,百年商埠,萬商雲集,潮汕籍商人為廣東乃至全國經濟發展做出了巨大貢獻。目前,廣東正進入加快率先基本實現現代化的關鍵時期,因此也正是潮商投資發展的最好時機。”




兩創高潮:從“亦盜亦商”到品牌形象
  
  
潮商是中國古老商幫之一,其淵源可追溯至明代。但從海販、甚至是海盜起家的歷史,到歷經300多年的商業創業之路,在快速創造財富的同時,打拼方式也從最初的家族式經營,轉為現代化的股份製模式。
  
  
這只古老的商幫被《乾隆潮州府志》稱為“潮汕海寇商人集團”:“北與閩南泉州海寇商人集團呼應,盤踞南澳,走私貿易,與明庭抗拒。”一本近代版的《潮汕商人名錄》就收編了許棟為代表的海盜。


儘管與晉商、徽商的發跡相似,潮商也是靠長途販運起家;但其海販的特徵也使其在商業人格上與前兩者截然不同,其演繹的商業宗教也與內陸商幫大相徑庭。讓研究潮商的學者眼睛放亮的是,300多年的海上生涯,潮汕商幫走完“亦盜亦商”的邪路之後的200多年創造了巨大的財富,擁有兩次商業高潮。
  
  
6月23日,潮汕本土經濟學家、長期研究潮商歷史的潮汕歷史文化研究中心副理事長李衍平接受筆者專訪時縱談潮汕商人的財富:“從富豪數量和財富擁有量方面分析看,‘福布斯’海外華人100強中,有19個潮汕商人,擁有230億美元的龐大財富,其中,李嘉誠個人就有103億美元;1995年香港版‘500強’世界海外華人富豪榜潮汕人就達60個,數量上少於66位之眾的閩南商人,但是,60個潮汕商人擁有820億美元,遠遠多於閩南商人的財富量,整個潮汕商人加上閩南商人的財富,幾佔世界華人財富半壁江山。”
  
  
李衍平說:“潮汕開埠直至上世紀30年代,是潮汕商人大發展時期,30年代達到高峰。1933年,汕頭港貨物交易全國第3,僅次上海、天津;當時擁有國內並不多的電話和自來水廠。但是,抗日戰爭爆發後,海外與國內的商業脈絡中斷,第一次高潮結束。改革開放後,第二次高潮如期而至。海外以李嘉誠為標誌,國內以黃光裕為代表,潮商漲‘潮’,出現新的個性:財富量發生變化,李嘉誠成世界華人富豪之首,黃光裕成國內富豪翹楚;同時,經營方式開始從家族式企業突圍,變成股份製。”
  
  

潮汕歷史文化研究傳播基金會會長、原汕頭市委宣傳部部長吳勤生呼應了李衍平的說法:“潮商的兩次高潮有著各自的歷史背景。第一次高潮是被刺激起來的,被西方列強艦船利砲轟開的;而第二次高潮是改革開放20多年孕育出來的,是市場積累的必然。”
  
  
據了解,潮商第一次高潮期間,潮汕商界內部出現了獨立的金融信用體系“七兌票制度”,即在潮商內部中通行潮商銀莊發行的一種兌票,每票可兌七錢銀;以此票為中心,在潮商中凝結為強大的信用力量;而1949年後,當挾資金、技術、人才優勢的上海商人蜂擁入香港,此時的香港也因西方各國對中國的貿易禁運,轉口業務一落千丈;於是潮商們開始在工業化道路上艱難起步,並很快在塑膠、製衣、鐘錶眼鏡等行業,後來居上,重新從上海商人手中奪回了主導權,潮商代表李嘉誠更是此間成就了華人創業的不朽神話。
  
  


黑色低潮:禍起誠信失卻
  
  
潮商的輝煌背後,海販起家的歷史似乎埋下了缺失誠信的不安定種子。連創兩次高潮之後,潮商走進潮落千丈的危難時刻。從民眾參與度百分百的六合彩賭博,到共和國歷史上最嚴重的“系列騙稅案”。
  
  
李統書沒有忘記3年前自己亮相央視的一幕。2004年4月,時任汕頭市委書記李統書被中央電視台強檔欄目《實話實說》邀請縱談信用建設。崔永元意味深長的開場白或許道出了外人對潮汕人的大致印象:“我最近正在學誇人,誇姑娘就說漂亮,誇小夥子就說精神,誇小孩就說聰明,誇汕頭人就說你真不像是汕頭人。”
  
  
一晃3年,已經調任廣東省任政協副主席、統戰部部長的李統書髮絲染雪,親歷“首屆潮商大會”,這個潮落千丈的商幫,集體出場,“榮辱幾多”的熟悉面孔令他“有些感動”。
  
  
這股使潮商墜入“黑色低潮”的歷史事件就是潮汕地區經濟中誠信的缺失。人們怎麼也想不到,作為李嘉誠、謝國民、連瀛洲等一連串熠熠生輝的潮商名字背後的潮商大本營 潮汕地區,在20世紀的末期攀越顛峰的同時,也在迅速滋生著腐爛。
  
  

2001年4月,廣東省婦聯對粵東“六合彩”賭博嚴重的地區進行抽樣調查,發現潮汕地區100%的家庭都參加過“六合彩”賭博;然而,真正徹底毀壞了潮汕聲譽的,是共和國歷史上最嚴重的“系列騙稅案”。
  
  
據當時媒體報載,2000年8月7日,在極度震怒的國務院領導的指示下,人稱“807工作組”的國務院打擊騙取出口退稅工作組進駐汕頭。此後,一個巨大的黑洞逐漸清晰:過去幾年裡,僅潮陽、普寧1000多戶出口企業,98%以上都存在違法犯罪。後經工作組檢查認定,汕頭、普寧兩地犯罪分子偽造、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17.2萬份,虛開金額共約323億元,號稱“共和國第一稅案”。該案共有30人被判處無期徒刑以上刑罰,其中19人被處極刑。
  
  
最令人震驚的是在潮陽市銅盂鎮一家賓館,每間房門前都掛著一塊銅牌,寫著一個企業的名稱,37間房37個公司,全部幹著虛開增值稅發票、騙取出口退稅的勾當。有一個幹部管了16戶企業,其中15戶是虛假企業。一些不法分子連88歲的老太婆、16歲的小女孩的身份證,都租來開假公司騙稅。
 

誠信缺失的惡果在2000年開始顯現出來。這年1月17日,國家稅務總局下達了一條通知,明確要求稅務機關嚴格加強對廣東省潮汕地區出口貨物的退(免)稅管理,“對出口企業出口的貨物,凡供貨地或任何一環節的供貨方涉及廣東省汕頭市……必須在申報退稅單證真實、齊全、有關電子資訊核對無誤且排除一切疑點的基礎上方可辦理退稅,絕不能以單證齊全、真實為由而不顧及其他”。這條通知的實質,將以汕頭為首的粵東四市列入了騙稅“黑名單”。
  
  
更為嚴重的是,曾經作為金字招牌的“潮商”兩字,由於這場誠信危機而蒙上了一層厚厚的灰塵。全國18個省宣稱,不與潮汕人做生意,一些地方更打出招牌:“此地無潮貨”。
  
  

中國家電連鎖巨擘 國美電器集團主席黃光裕,接受筆者專訪時坦言:“潮商對商業有種執著的沉醉。應該說每個商業都有時代週期,潮商走了一段彎路,但是失敗也提煉了新潮商的內涵,成敗之間,潮商的根基文化更加雄厚。這幾年,潮商已經完成低潮之中的調整,在全世界,潮商的更好未來已經開始落筆。”
  
  
作為新潮商的黃光裕,“30個小時開一個店”的驚人速度,馳騁資本市場的老練技巧,年紀輕輕就造就了其商業傳奇。而他對潮商曾經的“沉淪”似乎看的很淡:所謂“低潮”只是代表潮商走在一個“不太好的經濟環境”中,一兩個案子毀壞了整個潮商乃至潮人的形象,但是,潮商大勢不可逆轉,新潮商將在又一輪的崛起中書寫更具商業價值的時代精神。




遠航“紅頭船”:走出本土 成就海外傳奇
  
  
史料記載,1684年,清政府海禁終結,所有的船要編號並船頭塗色區分:蘇州黑色,浙江白色,福建綠色,潮州紅色。潮商因此又得名“紅頭船”。
  
  
1840年,鴉片戰爭爆發,西方列強打開中國大門,自此外國商人開始操控中國市場,中國傳統商人日漸式微,晉商與徽商的分崩離析自此開始;但潮商在此次競爭中並沒有落敗,反而不斷擴大自己的市場範圍。在中泰米市貿易基礎上,擴展了近代汕、香、暹(泰國)國際貿易圈,並且處於壟斷地位。而正是這個廣闊的市場,為潮商提供了與西方商人競爭的雄厚資本。
  
  

為了與潮商爭奪該地區的航線,外商開始引入汽輪,與“紅頭船”一決高下。前來參加首屆潮商大會的泰國振利昌參茸大藥行、泰和興大金行董事長翁宗周對筆者回憶歷史說:“當年為了保住潮商對東南亞的貿易生命線,由泰國潮商鄭智勇倡議,泰潮商於1905 年集資創立了暹羅華僑通商輪船股份公司。後來為了變華人為外輪顧客為外輪主人,潮商開始租賃外輪或代理外輪的船務,幾個回合下來,外輪終未能分到該航線的一杯羹,航線的保住,使潮商在此區域保持了主流商業地位。”
  
  
翁宗周還向筆者介紹:“泰國市場從一定程度上說,就是潮商天下。全泰國有8000萬潮商,曼谷一地就有800萬。泰國華人裡90%以上是潮汕人。泰國潮商與政府保持密切聯繫,泰國總理塔信‧欽那瓦經常到潮商中間,1974年,泰國政府註冊成立‘泰華合作機構’,作為加強資訊交流,溝通感情的橋樑。”
  
  
翁宗周遞給記者的名片上,眾多中泰文頭銜足以寫滿一張A4紙。海外潮商對所在國家和地區政治的參與熱情和影響力,由此可見一斑。
  
  

全國人大代表、廣東歸國華僑聯合會副主席、澳門創世企業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劉藝良接受筆者專訪:“目前,四五萬潮汕人士活躍在各界別,躋身澳門行政會、立法會、公務員,已經融入澳門社會。所涉獵行業也從傳統的加工業向旅遊、房地產和金融服務業升級。”
  
  
身為澳門潮州同鄉會會長及澳門潮汕總商會創會會長,劉藝良對澳門地區潮商角色相當“滿意”:“20多年來,澳門潮汕同鄉會在支持社會事務,維護正當權益方面盡心盡力,舉辦有益活動,推動‘三地’經濟聯動。每年‘三地’政府春節組團到澳門團拜,也推動了僑團與家鄉之間的聯繫。”
  
  
劉藝良還介紹,他們每年舉辦潮汕美食文化節,讓澳門居民認識潮汕文化,讓潮汕文化在澳門居民生活中得到新的豐富;同時,他們還承辦了第13屆“國際潮團年會”、“中國瓷都 潮州陶瓷博覽會”、“世界潮人書畫展覽會”和“國際潮學研討會”,目的是使澳門成為世界華裔進入中國內地的平台。
 

據了解,今年11月,澳門將承辦第17屆“國際潮商年會”。屆時,世界潮商將匯聚澳門,為潮商新一輪的發展謀劃新的戰略。據介紹,下一屆將由澳大利亞潮商總會籌辦。年會加強了潮商在世界範圍內的聯繫。
  
  



海洋文化之路:外向型發展的強勢未來
  
  
西方有一種說法:智慧裝在中國人的腦袋裡,財富裝在猶太人的口袋裡,而潮州人更有“東方猶太人”之美譽;以外向型發展為特色的潮商,走到哪裡,就在那裡落地生根。
  
  
6月29日,香港長江實業(集團)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李嘉誠接受記者採訪時說:“1950年幾個人的小公司發展到今天在全球52個國家有超過20萬員工的企業。我沒有上學的機會,一輩子都努力自修。”
  
  

“潮商是具有全球性影響的商業群體,和已經在歷史上風光盡顯的內陸徽商、晉商比,潮商踏跡天涯,在海外有著重大影響。”汕頭市委書記林木聲說。
  
  
這位汕頭土生土長的本土政治家並不滿足現狀:“上個世紀30年代,潮汕地區在全國經濟發展中地位尊顯,汕頭在全國名列第7;改革開放後,潮商漲‘潮’,成海內外並舉的態勢,從商如繡的潮商內在精神得到釋放。但是,目前當地的民營經濟以中小企業為主,且較為零散,落後于飛速發展的中國商業大趨勢。”
  
  

從歷史上看,潮商未曾像晉商和徽商那樣稱霸中國商業,但在世界商業史上,潮商的全球性聲譽,則遠比晉商、徽商響亮的多。西方有一種說法:智慧裝在中國人的腦袋裡,財富裝在猶太人的口袋裡,而潮州人更有“東方猶太人”之美譽。
  
  
對於潮商文化,揭陽市老宣傳部長李衍平言辭侃侃:“1683年,康熙22年,潮州商人在蘇州建‘潮州會館’,在會館正門口立碑刻文:‘本館系潮州府屬8縣商民所組織,專謀本幫商業之利益。’,這恐怕是‘潮商’最早正式稱謂。而更早些時間,可以追溯到‘亦盜亦商’的明代,古代絲綢之路發現的潮汕瓷器即可明證,但那是潮商的‘雛形’時期。”
  
  
原新華社進階記者、福建分社副社長王偉中接受筆者採訪時說:“潮商的兩次高潮,都與‘外向型’經濟相關聯。有意思的是,福建和潮汕的幾個歷史段是偶對的:明代福建月城港對潮汕樟林港,後期福建泉州港對潮汕潮州港,現代福建廈門港對潮汕汕頭港,可見,閩南一帶和潮汕一帶氣脈相通,商業上屬同源文化。”
  
  

“其實,潮汕海洋文化基因並不強,潮汕地區三面環山一面朝海,但是,當時的航海技術不具備的情況下,海也是不通的,所以就形成了獨特的‘文化盆地’,亦商亦盜、武裝營運,秩序混亂。”
  
  
“潮商無論走到哪裡,就在那裡落地生根,促進當地經濟的發展,”鄭定平說,“這從現在泰國、新加坡等地的情況就可以看出來,潮汕人已經開始進入當地的政壇,為當地作貢獻。”“與徽商、晉商相比,潮商有著獨特的個性,首先,從來不是官商,屬‘平民商人’,和溫商相似;其次,買辦潮商從來沒有成氣候,這主要和‘海洋文化’相匹配,農商並重,放眼相海。我家祖上就是做蔬菜、水果生意的,沿海路北上,生意可達上海、天津。”
  
  
以廣西潮商商會會長方秋潮為代表的廣西潮商,如秋潮集團、東亞糖業汪氏家族和正大飼料等,他們每年在廣西地區投資80多億,上交利稅10多億。
  
  

“潮商擁有多元化文化底蘊,從語言上看,潮汕話是潮商話,古漢語、馬來語、英語混合,比如汽車稱‘勞利’,就是馬來語,潮汕話是漢語活化石。對宗教也多種崇拜,儒釋道馬祖關公‘一鍋煮’;另經商如繡,精細的柔性管理。”潮汕歷史文化研究傳播基金會會長、原汕頭市委宣傳部部長吳勤生說:“徽商重契約,而潮商常常口頭為約。”
  
  

浙商、閩商和以潮商為主幹的粵商,已被業內公認為將構成中國未來三大商幫的基本格局;現在,狂飆突進,潮起東南,潮商爭殺市場的腳步已經逼近。(記者張俊才 鄒錫蘭 陳舟奇/廣東報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puppy999 的頭像
lovepuppy999

河洛人----*海洋的子民*

lovepuppy99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禁止留言
  • chooo
  • 亦盜亦商--闽商
  • 就算是海賊个後代, 嘛愛有咱个尊嚴佮自信...

    文化萬世傳...

    lovepuppy999 於 2008/05/13 00:23 回覆

  • rss458741
  • 你的文章蠻好的^^